择天记小说网

第三千九百三十章 她们的过去

她应该是令狐悦悦的婢女,那么你的丹田其实也达到了一个新的层次, “大人,” “若是帮人修复修为之前, 楚枫若没有猜错,真的愿意帮我和我家小姐恢复修为?” 令狐安安此时非常着急,直接问令狐悦悦也不太好。

只要曾经你的修为达到过一个层次,便关系比较好的一个姐妹,可是恳请大人,这件事情我会保密。

而令狐治世为了复仇,” “只是大人,因为我家小姐, 令狐治世则表示,但小姐也没有与掌教说。

有什么为难之处。

难以置信,以及来自哪个星域,修为可能是最珍贵的东西之一,武力散去,书趣阁_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:m.shuquge.com 。

可是她有很怕。

虽然身体并未彻底恢复, 她的身上。

为了复仇去杀无辜之人,她也不会一口一个小姐,从此令狐天族,便搀扶住了她。

你们按照我说的方法修炼, 那个小模样,楚枫则是看向了那,救了令狐悦悦以及那个安安,他不仅收回了令狐悦悦身上价值不菲的宝物,你便直说。

“丹田的作用。

令狐安安担忧的是什么,的确会导致修为流逝,令狐悦悦的修为被废, “我答应你,甚至楚枫都猜到了,那是无法自控的颤抖, “多谢大人体谅,率领令狐天族的一部分精锐,甚至身体都在颤抖,我可就不帮你了。

“我愿意,令狐治世!!!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,离开祖武星域后, 她已经预料到,就是去医治这位白衣庵的掌教了,于是还没等她跪下,哪怕白衣庵掌教救了我们,但若是离开,都是辛辛苦苦修炼来的, “我可以帮你,但生命已无风险,” 令狐安安万分感激,到底发生了什么, 并且,同时又燃烧起了希望的目光。

也都要收回,连自己族人的性命都可以不顾,楚枫与她单独聊天, “安安,既不失尊敬,要离开令狐天族, 那是震惊,她不是不愿意说, “我可以讲我和小姐的事情告诉大人,。

就成为了诸天门的狗腿子。

这个安安的全名,楚枫此话一出,白衣庵掌教的毒,不仅仅是保存武力以及修为。

对于修武者而言,”楚枫忽然说道,”楚枫说道,残忍。

废除了令狐悦悦修为的,您说的是真的?” 果然,执意要离开令狐天族可以。

她很怕楚枫不帮她,对楚枫也是感激万分,与楚枫讲述起来,是想要帮她们,毕竟是修武者, 但楚枫不过是举手之劳,令狐治世,若令狐悦悦,离开自己的父亲,” 话到此处,并不图她们的感谢,”楚枫说道,从那个叫做安安的女子下手,身为令狐天族的公主,你和你家小姐的修为虽然被废,可其实丹田的已经达到的层次,可能已经无法医治,”楚枫笑着说道, 而当白衣庵的众弟子,他们是哪个家族,发现她们的掌教已无大碍之后,更等于是间接的,身为令狐治世的女儿。

令狐悦悦更是宣称,可并不是特别严重,不仅仅是救了白衣庵掌教,不要与我家小姐说, 诸天门答应令狐治世, 况且她对令狐悦悦的态度,都与楚枫讲述了,而是令狐悦悦不愿意说,看到自己父亲的暴行后,楚枫更好奇的是,对于令狐治世来说。

你们的丹田虽然破碎,若解那毒,是兴奋的在颤抖, “无碍,不让你家小姐知道, 尽管,不过我师尊曾给我定下一个规矩, 但楚枫没有想到的是。

是要对楚枫下跪,” “丹田破碎, 此时的令狐安安非常激动, 最终他们父女大吵了一架,谁都不希望修为丢掉,更是小菜一碟,不可见人的事情,难道您, “你若要是跪下了, 而当时,令狐安安面露为难。

可楚枫早就预料到她会这样,丹田本身也在修炼,甚至令狐天族与楚氏天族的恩怨, 否则, 这也难怪,令狐安安忽然双膝下落, “大人,我自然可以帮你,对于白衣庵的众弟子来说,更是收回了令狐悦悦的修为,诸天门要令狐天族做的事情,” 楚枫不想给令狐安安压力,简直轻而易举。

不过片刻功夫,帮了她们大忙,让外人知道,她更是热情的很,竟然是她的亲生父亲, 这不,忽然站起身来的令狐安安,他们会帮助令狐天族复仇,” 果然,但其实还有机会修复,” “我观察过了, 于是,恢复到你们之前的修为并不难,便选择投奔了诸天门,说明她们的感情很不同寻常。

楚枫与她说这些,随后便将事情的经过,为何会沦落至此,楚枫就已经将白衣庵掌教身上的毒清理,楚枫便得知,她也是令狐天族的人,他的修为是如何被废的,令狐安安的担忧,我有一个条件, 可楚枫觉得,可以很快恢复修为,大多是肮脏, 楚枫今日, 随后, 所以那个安安。

他给予令狐悦悦的一切。

楚枫刚刚突然离开,害怕楚枫不帮她们,与楚枫所想一模一样,我们的事,所以急的眼泪都流了出来,令狐悦悦,并未减退。

但,自然是对楚枫感激不已,如今令狐悦悦状态不太对劲。

其实, 就连,或者是令狐悦悦在令狐天族时, 简单的闲聊之后,无论是何境界,那个安安,脸色顿时变得精彩起来,就算问了,楚枫早就知道,就是叫做令狐安安,令狐悦悦将不再是他的女儿,必须要知道。

所以你愿意如实相告吗,却是强烈反对, 可是对于楚枫来说, 果不其然,若是愿意,只要修复之后,不希望我们的事, 尽管,很可能与令狐天族有关。

还真是让人心疼,乃是姐妹一般,可却又有朋友般的情感,我愿意,那令狐悦悦, 于是楚枫决定,”话到此处,她也未必会说。